解语

【鸣佐】平行互换

另一个时空17岁的佐助和29岁的佐助互换了。本文又名《老司机带带我》



      暮色已经接近暗沉,被堆积如山的文件压得看不到身影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正和他的工作做着搏斗,这可比在外面出任务无聊多了。佐助真是很狡猾呀,七代目忍不住这么想着。

    “砰砰”两声从窗户外传来,一只桀骜的忍鹰正站在窗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彷佛刚才啄玻璃的不是它,让鸣人联想到他的主人,连神情都一样呢。

      鸣人赶紧打开窗户把这位大爷请进来,解开它脚上的信。

    “云之国,平安,勿念。”

      果然。还是这么简短。说不清心里是惆怅还是开心,鸣人顺手摸了摸忍鹰头上的漆黑发亮的美丽羽毛,却被它嫌弃地甩开。

     “搞没搞错我说,明明在你主人面前乖巧的像只麻雀,信不信我把你的毛拔光。”鸣人幼稚地做了鬼脸威胁道。

      忍鹰睥睨地瞅着他,显然没把七代目火影的话当回事。

      不过也只有这个时候,漩涡鸣人才会露出小时候天真活泼爱玩的本性来。成为火影之后,所有人都说,鸣人你变了。当漩涡鸣人开始板着脸处理公事,当漩涡鸣人不再毫无顾忌的捧腹大笑,当漩涡鸣人不再天天嚷嚷着要成为火影的时候,他还是漩涡鸣人吗?

       鸣人问过佐助这个问题。佐助的回答是:“你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但是,从感情上来说,更喜欢以前的你。”

      我变了吗?鸣人也会问自己。但是人总是会长大的,长大了就意味着不能随心所欲,意味着责任。现在再去看以前的自己,大概只会觉得幼稚可笑吧。

      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鸣人迅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叠信,拼命绑到忍鹰的细腿上,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它鄙视的眼神。

      “好啦,我知道辛苦你啦,你已经很胖了,多锻炼才能保持身材。”

      忍鹰终于忍无可忍啄了七代目金黄的头发两下,扑哧着翅膀飞出窗外,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很快就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看着它骄傲的翱翔在自由广阔的天地间,鸣人想,大概雄鹰的归宿就是天空,谁都不能阻止他离开,而这恰恰也是人欣赏鹰的原因。如果不这样,大概他就不是他了。

      


    “鸣人!”

      当七代目正望着窗外伤春感秋之时,办公室的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了,本以为是暴力冲动的小樱,但是听声音貌似是鹿丸呀。又来突然查岗这一套,鸣人恢复到平常认真办公的姿势,头也不抬的看着自己的文件,“怎么了?”

     “你来一下。鸣人。”

     “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我这里忙不完呢。”

     “跟佐助有关。”鹿丸很快抓住了重点。

      鸣人手上的笔没抓稳划破了文件,他抬头盯着鹿丸,眼神已经变得严肃。鹿丸认真地点点头,随即又抚着脑袋,小声自言自语道:“真是麻烦呀。”

      

      众人站在医院看护室的门口,透着门上一块小小的玻璃盯着病床上的人看。

     “真的好像呀。”

     “佐助的弟弟吗?”

     “没想到宇智波家还有别人。”

      井野丁次还有牙都在,原因是这个人正是赤丸捡回来的,而捡回来的路上又正好碰见猪鹿蝶三人。正愁怎么办的牙看见鹿丸就像看见救星一样,赶紧将这个炸药包丢给了鹿丸,他可不想跟宇智波家的人扯上太多关系,准没好事。

     “到底怎么了?你又说佐助没事。”七代目正抓着他的军事边走边喋喋不休。

      鹿丸都不明白这么多年来,这么怕麻烦的他是怎么和这个麻烦得要命的人共事的。为防止这个人发疯,鹿丸很聪明的在说完那句“和佐助有关”之后,马上接了“但是其实他本人应该没事。”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七代目的焦虑,尤其是他发现他们的目的地在医院之后。

    “佐助没事,但是……诶,反正你自己看吧。”总算走到了病房门外了,鹿丸解脱地把鸣人推了过去,本来正兴致勃勃地观察的几人也非常识相的让开。

    “佐助!”虽然离病床还有一段距离,又隔着模糊的玻璃,甚至脸上还戴了呼吸机,但是鸣人还是只看了一眼就惊呼出口。

    “连鸣人也觉得像吗?真的是和以前的佐助一模一样诶。”井野在一旁说道。

    “不,不是像。”鸣人看了一会儿之后,眉头深锁,转头问鹿丸:“可以进去看吗?”

      鹿丸说:“医忍说不要打扰他休息,你一个人进去别出声应该可以。”

      鸣人推开门,把步子放缓,终于走到病床跟前。

      躺在洁白床单上的人现在连呼吸都很困难,漆黑的头发散乱在脸上,有些还不科学的微微翘起,脖子上还有青紫的掐痕,这分明就是少年时候的佐助呀。

      鸣人不动声色地开启了仙人模式,感知着床上的人查克拉。

      他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少年,难道是佐助用忍鹰给自己下了月读吗?从那一刻就已经在幻术里了?

       

       

    “所以,要不他就是宇智波佐助,要么就是我们全都处在一个幻术里,是这个意思吗?”牙显然不能接受这两个解释中的任何一个。

    “刚才还喊了卡卡西老师也过去看了,希望能看出是什么妖魔鬼怪。”井野也叹了口气。他们正在旁边的空休息室闲坐着,因为鹿丸大军师说不要泄露消息,就把他们几个留在这里了。    

    “这里不错,还有很多吃的,你们要不要来一点。”

      另外两人回了他一个白眼,只有赤丸愉悦的叫声配合着。

      终于,休息室的门被打开,神情严肃的三个人卡卡西,鸣人和鹿丸依次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井野连忙问道。

      卡卡西没回答,反而看向鸣人,“鸣人,你怎么看?”

      鸣人犹豫了一会儿,低声却坚定地说:“他就是佐助,我看第一眼就知道。”

      卡卡西叹了口气,他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这个宇智波佐助的半点破绽,“除非我们现在在月之眼里,不然他就是佐助,真的宇智波佐助。”

       “说不定他中了什么忍术变小了呢?五代目不也能让自己变年轻吗?”丁次边吃着休息室免费提供的水果边说。

       卡卡西道:“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

       鸣人突然想起什么,“他的伤看起来很严重,是受了什么伤?”

       他话说完,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有些尴尬。尤其是把这个佐助捡回来的牙,都怪赤丸的鼻子太灵,为什么麻烦要找上他呀。

       卡卡西刚跟医忍交流过,自然知道他们在犹豫什么,按下鸣人肩膀让他坐下,“你先冷静点,这个佐助和我们认识的佐助也许并不是一个人。”

      鸣人顺着他的力道坐了下去,不解道:“我知道,我只是问问他受了什么伤,难道很严重?!我可以用九尾之力帮他疗伤。”

      还是没人回答,鸣人忍不住道:“你们看起来好奇怪?我去问医忍好了。”

     “真是麻烦,还是我来说吧。”鹿丸站出来,尽量用平常懒洋洋的语气来阐述这个事实,“他身上有被性侵的痕迹,主要的伤也是因为,被很粗暴的性侵了。过几天应该就会好的。”

      “……!”

       

       

       


2

       鸣人坐在病床前为眼前的佐助守夜,他上一次看到佐助这么脆弱的样子要追溯到十二岁那年。少年在他哥哥的手中发出痛苦的惨叫,而自己只能听着看着什么都不能做。痛恨自己的无能和弱小,他努力修炼想变强,想成为火影,想保护珍惜的人。结果却让那个人离他远去了,直到现在,鸣人也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回来了。

       床上的少年眉头紧锁着,鸣人用自己的九尾之力温和的包裹着少年,让他的伤能舒服一点。

       听到鹿丸的话之后,鸣人第一时间大脑是空白的。

       首先他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可以被性侵,后来一想到以前处理过公务里似乎有性侵男孩子的案例,才恍然大悟,啊,像佐助这样的男孩子应该是很多人觊觎的对象吧。

       可是他是佐助呀,佐助那么骄傲和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人……

       所以果然这个孩子不是佐助吧。

      想给佐助传消息,问他是不是平安,这个佐助又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连佐助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只能派人到云之国去找,但是一个国家那么大,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佐助会有事吗?

      鸣人叹了口气,起身帮眼前的孩子把被角按一按。

      就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脖子上传来冰冷的触感,床上的少年已经变成一块木头,偏过头是一把小巧的腕刀,而他的全身已经被精密的钢丝缠住,动弹不得。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连声音都一模一样,还带着少年特有的清澈和傲气。

      鸣人想起中忍考试的时候,回道:“问别人名字之前,不应该自报家门吗。”

      “哼。”少年的喉咙里吐出鸣人最常听见的一个字眼,随即毫不犹豫的划破了鸣人的喉咙,鲜血喷出溅到他自己的脸上,然而他毫不在意,就像丢垃圾一样把鸣人甩到地上。

      “你杀人好像很熟练。”本来应该已经死掉的鸣人在少年的面前变成一个替身的木头。灯光大亮,少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脚下的影子连绵出一条长线通向门口。

       “你白天就醒了,却一直等到晚上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动手。”鹿丸操控着影子束缚术质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少年早已体力透支,实际上攻击鸣人的那一下已经用尽他仅有的查克拉,是他想好的最后一击,他现在的情况连写轮眼都用不了,只能用最简单的替身术,希望趁着对方防御心不足的时候下手,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对方,功败垂成。

       他几乎要跪到地上的时候,鸣人一把接住了他,把他抱回了床上。

       少年想挣扎,奈何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只能随鸣人摆弄。

       卡卡西和猪鹿蝶三人还有牙这些知情人都进来了,当然还有救人的赤丸也一起。

      少年在明亮的灯光下看到所有人时,虽然极力掩饰,但是眼中的震惊还是透了出来。他又仔细看了看抱着他的鸣人,眼眸全是不解。

      “谁派你来的?”鹿丸故意厉声问道。

      少年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不再露出震惊的神色,也不回答,只是鄙夷的看着他们。

     鸣人看着他,心里想着,这孩子跟佐助那时候真是一模一样。哪怕处于劣势,却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连问了两次谁派他来的,少年都没有异色,鹿丸思索了一番换了一句话:“我问你,九尾在哪里?”

      少年果然有了反应,嗤道:“露出真面目了吗?”

    “漩涡鸣人在哪里?你说出来我们就放了你。”鹿丸继续问道。

      少年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这个反应恰恰告诉众人他的立场,果然还是孩子呀。

    “不回答的话,我们还有很多办法让你开口。”卡卡西配合着说道。

      少年看了他们一圈,轻蔑道:“那你们就试试看。”

    “好了。”鸣人制止道,这孩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能感觉到,只是硬撑着最后一口气罢了。“看来他不是敌人。”

      他对少年说道:“佐助,你现在写轮眼开到什么程度了?”

      少年能感觉到从刚才开始这个人就一直在用查克拉帮他疗伤,而且这个人的查克拉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一直用写轮眼帮鸣人控制九尾的力量,这个人身上的查克拉,是九尾之力,不会错。

       而当他喊自己佐助的时候,自己竟然丝毫不觉得反感。他没有回答,只是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跟漩涡鸣人很像的人。难道真的不是幻术,这里到底是哪里?

       鸣人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安抚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写轮眼到什么程度,这样就可以给你看我体内的九尾。”

       什么意思?少年对他的这句话完全没明白。

    “我就是漩涡鸣人,体内的九尾就是证明。”

      

      



3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大概一种时空忍术,或者时空错乱,导致的乌龙。这个佐助应该不是十多年前的佐助,他来自另外一个空间,当然还有时间,这孩子一看最多不过十七岁。

      病房处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

      佐助貌似还沉浸在他掉到另外一个时空,而面前这个中年大叔就是漩涡鸣人的刺激中。而其他人则是在无语这他妈都是什么事。

      只有鸣人惊诧着这孩子的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一族在经历巨大的刺激的时候就会开眼。本来以为这孩子是别的时空来的,最多能开到三勾玉,没想到也是万花筒。当他将他血红的万花筒对着自己进入自己内心的时候,鸣人感觉心头像一口闷钟被敲了一下,而其产生的回响在心中久久无法释去。这孩子和这个世界的佐助一样经历了很多痛苦和折磨吗?他心里的怨恨是什么呢?

      这个孩子过来了,那佐助呢,他难道到另一个时空去了?

      鸣人觉得自己不能再细想下去了。

      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佐助总算肯开口,“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话。”他环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不到十七岁的佐助的气场也不亚于任何人,这一点在场的人早就有体会。

      “为什么没有宇智波家族的人过来呢?”

      “……!”

      众人心里都是一惊,互相看了一眼,还是选择沉默。

      而他们互相交换眼神也落在了佐助的眼里,他毫不客气地指出:“所以你们在隐瞒什么吧。”他又看了看站在角落难得没有捧着亲热天堂的卡卡西,“卡卡西,你都来了,为什么不叫带土过来?”

      卡卡西已经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容易情绪波动,一个刻在他心上的伤疤就这么被揭开也没有让他的表情有任何变化,只是他的手无意识地抖动了一下,所以,那个时空中带土还活着吗?

       佐助一个一个点到:“所以这个世界有九尾,有漩涡鸣人,有卡卡西,还有猪鹿蝶犬冢家族。但是没有宇智波家族?”

   “好了,佐助。”鸣人打断他。鸣人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他是火影,这么多年身处木叶村最高位的火影,当他严肃起来的时候,谁也不能把他当成一个路人甲。

     他把手搭在佐助的肩膀上,“今天你可以问任何事情,除了宇智波的事。只是今天,等你身体好一点,我会告诉你的。”

     也许是鸣人认真起来的气场太强,佐助居然在一瞬间被他镇住了,尤其当那只手滚烫的温度透过衣服传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肩膀像要被烧着了一样,而且他是鸣人,只要想到这一点,佐助就没办法像对别人那样对他冷漠。

    “既然这样,那我没什么好问的了,你们也别问我。”佐助把鸣人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打掉,他讨厌这个人影响他的心情还有思绪。

     他不配合的态度让人很难办,还好鸣人在长时间和宇智波佐助相处的时间中,早已总结出不少经验,他对已经把眼睛闭上的佐助说:“这样好了,除了宇智波之外,你可以随便问我们三个问题,我们也问你三个,怎么样?”

     佐助睁开眼睛,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个提议。经过多年的训练,他相信就算这是一个阴谋,仅仅三个问题也不能从他嘴里套出什么,而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完全处于不利的地位,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实在太危险了。

    “好,第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的我是做什么的?”

      鸣人看了鹿丸一眼,示意他来回答,鹿丸忍着心里麻烦死了的吐槽,含糊地解释道:“你是木叶的高层,平常一般在外面出任务,很少回来。好了,现在我来问你,你在你那个世界做什么?”

      果然这个鹿丸和原来那个世界的一模一样,糊弄别人是一把好手,想糊弄他却不容易。佐助也简单的回答:“暗部,负责保护人柱力,还有帮他控制九尾。”他说完下意识地瞥了鸣人一眼,一直看着他的鸣人则回给他一个阳光的微笑。

       他赶紧把目光收回,迅速提出第二个问题:“你们从什么地方找到我的,当时有什么异常?”

      “这个……”大家都把目光投到牙和赤丸的身上。

       牙在众人的逼视下,尴尬的开口,“就是赤丸闻到血的味道,在终结谷边把你带回来的,然后你,衣服,就是……几乎都……然后你身上都是……伤。”

      佐助倒是丝毫不觉得尴尬,面无表情地思索着。

      “你呢,你到这里之前在哪里,发生了什么?”鸣人紧接着问道。

      佐助很简单地答道:“在终结谷,我昏过去,醒过来就在这里了。”他没理会鸣人失望的眼神,继续问道:“最后一个,这个世界的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看着的是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

      鸣人没想到他最后会问这个,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当然是好朋友。”又觉得有点简单,补充道:“就是很好,最好的那种。”

      佐助看着鸣人的目光有些古怪,随即又笑了一下,轻轻道:“有意思。”

     “最后一个问题,鸣人你问吧。”鹿丸把命题权扔给七代目火影。

     鸣人实际上觉得问这个问题不妥,但是他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内心,小声在佐助耳边问:“可以告诉我,你身上的伤怎么来的吗?如果你不想说出来,不说……也行。”

      佐助看他看自己的眼神,似是安慰又似是怜惜,温和又有力,又想到他说这个世界的自己和他是好朋友,觉得有点可笑,冷着脸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故意冷冷说道:“你以为是什么?我和我男朋友就喜欢玩这个,不行吗?”

       “……!!!”







1,这个佐助的性格是和原作不同的,毕竟经历就不同

2,十七岁的鸣佐和二十九岁的鸣佐分别是两对

3,十七岁的鸣佐都是老司机,所以互换的目的是教快三十还在朋友朋友的鸣佐上车


评论(86)

热度(1280)

  1. 糖炒栗子解语 转载了此文字